人类对自主智慧的风险预想,大多集中在较可情境想象的「强人工智能」,如拥有高度智能的机器人上;随IoT/AI世代来临,「弱人工智能」已先渗入人类生活,各界不得不更早审视所有可能影响人工智能范畴,及其所产生风险。

资源分配极度不均

人工智能已经开始改变很多人的工作型态,2016年全球经济论坛预测,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将于未来几年造成约700万个工作机会消失,同时创造出200万个新创工作机会。英国物理学家霍金认为,人工智能的崛起,可能重创中产阶级而留下少数特定的工作,导致严重经济失衡。

这些推论都认为人类的「既有专业」将轻易被机器快速复制,造成经济阶层结构调整,并形成技术性失业,生产效益与利润会被集中掌握在少数拥高度人工智能资源群体中,贫富差异极剧,社会高度暴露在资源分配不均的风险中。

信息垄断

人类思考无法跳脱自身之经验范畴外,机器也是如此。人工智能若没有数据,即使搭配再优异的运算硬件与演算方法,仍无法在目标的领域中发挥功效。未来在相关软硬件技术到位情况下,「足够且有用(海量且标记过)的数据」,将是人工智能产业建立利基的最大关键之一,各领域领先者会大量的对关键数据建立屏障产生区隔,而使使用者取得数据成本愈来愈高,造成「智者愈智、愚者愈愚」信息垄断风险。

未来无隐私

麦肯锡预估,2025年将会有1兆种类的物件相互联网,这代表在物联网趋势下,未来周遭可能全是信息收集器,在人工智能技术涵盖下,这些信息收集器可能都具有自主思考功能,并自行判断所需的时机来开启传感器。无论未来隐私权的防治可做到何种地步,人工智能与万物联网的综效,一开始就将隐私权相关风险推进到一个很高的级数。

社会疏离

在网络时代盛行时,依赖网络虚拟世界来满足社会互动的人数显著提升,网络虚拟世界的友善,让人与人的交流充满想象与机会,网络虚拟的人格似乎也更有勇气与创造力;但这不是真实世界,会让极度依赖的群体产生跟真实世界间很大落差,进而造成社会疏离。人工智能时代后,这个虚拟世界得到延伸,各虚拟实境与人工智能让虚拟世界更真实,催生出更多依赖群聚,造成真实社会人际互动更疏离的现象。

无自主权

人工智能已进化到可判断出日常生活中我们常看且想看的信息,机器投其所好的做法固然帮忙省时,但也让讯息趋单一化。在未来AI物件更普及的世界中,这种人类过度依赖且被单一化价值(或者是目标化价值)的现象,会往更恶化的方向升级,导致人类在各领域无自主思考风险,某程度上也算人类心智灭亡危机。

(作者是台湾国家实验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与信息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