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科学证据表明,宇宙在加速膨胀,所谓的暗能量就是这种增长背后的驱动力。 尽管它包含大约三分之二的宇宙,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暗能量,因为它不能被直接观察。 同样的暗能量也作用于HPC领域。 简言之,HPC市场规模就像HPC宇宙一样正在不断膨胀,不能通过传统HPC的定义方式来定义它,这可能需要新的定义来准确地捕捉到这一现象。

潜在的HPC宇宙中暗能量包括许多新兴和独特的元素,但以其各自的方式增加了HPC领域的技术和市场动态。 它们包括:

1.支持深度学习应用的新硬件强调高计算能力、大内存容量,和强大的互连方案,确实可以称为HPC系统。 例如英伟达DGX-1超级计算机、Facebook Big Sur rack开源机器硬件,或谷歌Tensor处理单元。甚至英特尔最近收购了基于云计算的深度学习供应商Nervana,也进入这个领域,明年将展示其定制ASIC设计,包括32 GB的片上存储和六个双向高带宽链接。 IDC认为全球在认知系统(cognitive systems)上的投入——当然深度学习是不可或缺的组件——将在2019年达到313亿美元,五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55%。从这个角度来看,IDC估计,总HPC服务器市场同年将约为140亿美元。

2.在传统HPC供应商/用户关系以外,HPC云产品也开始向用户提供高性能计算能力,比如AWS、 谷歌微软Azure。 许多人预计,一旦这些服务的定价模型安定下来,越来越多的传统的高性能计算工作负载将被推到一个云环境。 很多人认为这不是一个零和博弈,而是高性能计算市场增长的一个方式。 此外,许多传统的高性能计算用户正在寻找云计算作为一种内部功能的补充,应用开发商需要提供能将应用程序在云和预置(on-prem)硬件之间进行无缝迁移,以免有天发现自己被市场给抛弃。有些人认为,基于云计算的高性能计算可能到2020年增长到100亿美元。

3.新的大数据应用,运行在非传统的HPC环境中,但使用的是HPC硬件,比如在金融或网络安全领域。像Cray和德勤最近宣布第一个商用的基于超算的危机分析订阅服务。总体上,目前从事传统企业业务分析的公司越来越多地转向利用高性能计算机去解决一些更复杂的、时间敏感或数据丰富的问题。 尽管如此,对于传统的高性能计算领域,这些用户可能不会被认为是HPC宇宙的一部分。而当这些“新”用户进入HPC宇宙,他们会带来他们自己独特的经验、期望和需求。

就像没有经过一些概念验证的实验就没有可靠的理论一样,我们可以在HPC500强名单来找出一些线索,例如,在最近的前500名,有138个公司根本不符合传统高性能定义范畴的:

-68个互联网公司

-39个IT服务提供商

-14个电信公司

-12个托管公司

-5个云公司

 虽然有人会说,很多高性能计算机依旧用于传统的高性能计算,但是很明显,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在这个领域里发生。Top500并不是一个严格衡量HPC技术的榜单,那些榜单上用于传统科学计算来成为性能看门人的系统是否现在正在做科学计算?似乎越来越多的榜上有名的系统并没有用于传统的高性能计算,而是在运行更广泛的领域。

 归根结底,要想识别HPC中的暗能量,就是要先弄清楚到底HPC是什么?这些能运行流体力学的系统,或者进行实时信用卡防欺诈监测的系统,再或者是机器学习用于精确的图像识别的系统,都可以被看作是HPC?如果有人定义HPC是开发最先进的软硬件来推动科学发现、承担创新工程和制造,以及创造更可观的经济回报,那么答案就是YES。

 也许是时候HPC领域要扩大视角和拥抱暗能量,为高性能计算领域的扩张提供重要保证。 要么获得,要么被这些新的推动HPC相关技术发展的领域所抛弃——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也会是经济增长的源泉。 很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新HPC用例只会变得越来越普遍。

关于作者:鲍勃·索伦森 

 国际数据公司(IDC)高性能计算部门的研究副总裁,是高性能计算技术计算团队的一部分,目前这个团队主要在美国,欧洲,亚太市场面对技术服务器、高性能超级计算机、云,和数据分析推动研究和咨询工作。 加入IDC之前,索伦森先生为美国联邦政府工作33年。 他担任高级科技分析师,负责覆盖全球高性能计算相关的技术信息和发展趋势分析,以对美国决策者提供支持,包括白宫、国防部和财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