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l创始人Gordan Moore於1965年在《电子学》杂志(Electronics Magazing)上发表的”IC集成电路密度每18~24个月提高一倍“的理论,用以预测“IC技术发展周期”,成为高科技领域所膜拜的”摩尔定律“,影响整个IT技术发展长达40年之久,奠定了Gordan Moore在IT技术领域最接近上帝的位置。 

时隔35年之后,美国《商业周刊》(Business Weekly)在2000年刊登的“摩尔步入主流“的报导,昭示了“新摩尔(营销)定律“的产生。  

有”硅谷教父“、”高科技营销魔法之父“称号的Geoffery Alexander Moor,将”技术进入市场“过程中,不同阶段该有的市场对象切割、营销战略、因应对策等,创立出一套完整的”技术产品生命周期(technology adoption lifecycle)“定律,透过协助思科、惠普、微软、甲骨文等IT领头企业的实战过程,验证这个“新摩尔(营销)定律”的实用性,确立 Gerffery A. Moore的”营销教父”地位。他这套完整理论与系列著作,目前已成为哈佛、斯坦福等商学名校,以及许多国际知名科技企业高管的必读书籍。

GPU走进高速运算应用领域,掐指一算也有5年时间!单从“硬件核心技术“来看,NVidia 的CUDA架构已经具备足够成熟度,从2009年帮超级电影“阿凡达”处理后制作的超大渲染数据,以及在“超算速度“竞赛中露峥嵘,到2010年在中国“天河一号”与“星云超算”大放异彩,都算是 NVidia Tesla GPU的年度经典之作。

然AMD/ATI的Stream威力也不能小觑,毕竟OpenCL号称是”更开放“的标准。虽然OpenCL缺乏主力推手,加上制定标准的厂家之间各怀鬼胎,与当年号称Open System的UNIX 十分雷同,不过仍有不少工业用户期待着OpenCL的完善,毕竟CUDA与他们原有的PGA编程应用难以结合。至于OpenCL能不能提供衔接口?保留一些想象空间吧!

按照“新摩尔定律”的划分,如今“GPU应用”差不多接近“早期市场”的尾声,即将进入“主升爆发“阶段!对于已参与GPU应用推广的人来说,未来几年应该是个令人兴奋且值得期待的,可以先库存几瓶好酒,准备接下来丰收成果时大肆庆祝一番。

  GPU将掀起风暴?还是掉入鸿沟?  

不过,在Moore先生的研究里有提到,在“早期市场”与“主升段”中间,总会存在所谓的“鸿沟(chasm)”,会让许多得意忘形或者大意的企业摔进坑里去,这也是许多很好的技术最后无疾而终的主要原因,通常都不是技术好坏问题,而是市场运作的”恰当与否“所决定!

去两年NVidia的Tesla/Fermi GPU设备销售量算得上是暴增,但是我们与非常多用户的交流心得,发现有非常高比例的GPU机器处于“闲置”的状态,或者当作普通CPU工作站来用,最大的原因还在于“软件”没有跟上来,使得这些初期大胆的尝试者遭受极大的压力(用不起来),导致市场上有不少对GPU质疑的声浪。

管NVidia大力鼓吹CUDA-C的易用性,然而绝大部分开发人员在深入了解CUDA之后,都发现要直接用CUDA去完成一套应用系统的开发与优化,必须自行处理太多“底层”数据通讯以及任务分配的工作,这是是比较偏“系统层”而非“应用层”的东西,对于更加专注於“应用需求”的科研用户来说,CUDA-C与用户之间就出现一道不小的“鸿沟”,当然,这个问题在OpenCL身上也有。

Nvidia 用”Tesla“作为高端运算卡的产品线代号,也存在很大的内涵意义。Nikola Tesla被科学界尊称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科学家“之一,另一位奇才便是文艺复兴时代最具代表的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天才 Tesla 是我们现在最普及的电力系统 -- 交流电--的发明人,能够传递电能的距离比爱迪生的”直流电“系统优异数百倍以上,他并且在一百年前便以发明”无线送电“的设备,并且传说能够制利用地球自身运动而造出”源源不断的天然电能“,这些发明都比现代技术跟超前百年以上。

此之外,Tesla还拥有近30项”之父“的首席头衔,包括交流电、无线电、物理学、雷达、电脑、X光、人造卫星....等等,这些都是他在20世纪初期所获得多方面的惊人成就。然而,为何这样一位旷世奇才竟然在我们的历史书籍中销声匿迹?是否 Tesla 犯下弥天大罪,所以要将他彻底冰冻?原因非常简单,因为他的诸多发明,全部都伤害着当时的既得利益者,如果他的发明付诸实现,则如今全球最大的企业,如通用电器、福特汽车、洛克菲勒家族的石油生意,在百年前就可能被彻底摧毁。

在利益挂帅的经济社会里,”人类福祉“与”用户权益“仅仅是供应商拿来包装给消费者看的术语罢了,如果用户权益与企业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马上就能看出孰轻孰重了!因此,只要是会威胁财阀生存的因素,这些坐拥庞大政商资源的大金主立即会使出浑身解术,无所不用其极的摧毁这些威胁因素。Nikola Tesla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成为时代的牺牲品,而他的许多研究成果也被束之高阁。

一旦GPU市场起来之后,是否对服务器/工作站系统大厂(HP、Dell、曙光、浪潮等)造成冲击,影响他们现有的主营业务?会遭受Intel多大力度的打压?这些都是“市场利益”面的考量。如果新技术不能让现有既得利益者所掌握,势必就会成为主流厂商的竞争对手,遭遇极大阻力而陨落,这种状况在过去100年里比比皆是,不可不引以为戒!

好的技术应该得到发扬,能够真正为人类造福。GPU与并行运算的结合,绝对是个能造福人群的好技术、带动跟多超高端科研、生命科学领域的突破。我们也相信这是一个”新运算时代“的起点,同时,也是”华人计算应用“的大契机,不仅GPU核心技术掌握在华人手上(主要GPU原厂都是华人企业),加上中国过去三年在GPU应用基础上的投入有超越国外的态势,而且GPU应用软件的发展历史与美国仅5年以内的差距。以上种种因素,都为中国在GPU应用上提供十分有利的超前机会。

GPUWorld.net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协助用户获得正确的GPU应用知识、结合更多专业科研人员与成果来提升GPU应用,为GPU领域供给更大的推动力,能够一举跨越”新摩尔定律“的鸿沟,开创GPU风暴。(G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