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评论】自从IBM将个人电脑业务卖给联想之后,全球IT产业已经许久未出现超重量级消息。日前美国传出Intel对nVIDIA展开收购行动的单方发布的新闻,甚至传言邀请nVIDIA现任CEO黄仁勋接管Intel的可能性,在平静的IT产业掷下一枚巨型震撼弹,而nVIDIA方面则保持缄默态度未有任何回应。究竟Intel此举是善意的将nVIDIA技术产品纳入麾下?还是恶意运用“瘫痪技巧”让nVIDIA内部分崩离析?要知道这些大厂的思维,绝不会违背兵法的基本逻辑,轻易在媒体上大声嚷嚷,其中多有诡谲之处,值得深层次探讨,以免流于表面而失了真相。 

  • Intel需靠Tegra夺回移动市场?
  •  

尽管“Intel欲收购nVIDA”的传言早在2009年便已甚嚣尘上,但传言只是传言,从未像这次在公开媒体上如此公开的表态。本次消息指出Intel主要垂涎nVIDIA的Tegra芯片在移动设备上的成果,然Tegra充其量只能算“采用ARM指令集的移动协处理器”而非如ARM一般的主处理器,并且不兼容Intel x86指令的Atom CPU,所以对于Intel现行的“移动业务”并无加成效果,反而会增加内部“路线之争”的困扰,毕竟Intel刚刚发布6W低功耗的Atom处理器来迎战ARM,其在移动处理器的投入远高于nVIDIA 80亿美元的总市值,因此Tegra能为Intel带来的价值其实并不明显。

 

其次,纵观过去30年的发展历史,Intel、Microsoft、IBM最赖以为强的基础,是在“企业应用”市场,而非消费、娱乐市场。如今市场主流的平板电脑、手机等设备虽然增长快速,但仍非“必需品”,从这些等大厂的主要战略,未来将透过“云应用”将移动设备与企业应用进行对接,其中VDI(云桌面)技术的兴起,已经昭示这个发展的大趋势。

不管目前这些消费类平板电脑、手机的主流几乎与Wintel关联不大,但如同30年前苹果的AppleII与麦金塔引领个人电脑风潮的历史雷同,由于Steve Jobs太过于重视个人娱乐、多媒体的应用,而忽略了管理、生产、沟通等企业应用功能,后来将半壁江山拱手让给Wintel阵营。

如今Apple的iOS、Google的Android虽然在消费市场上大幅超前,但其目前只能达到”数据交换“功能,与企业应用的仍无法“无缝对接“,这问题终将成为下一步发展的致命伤。毕竟,消费产品的“可替代性”高,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利用“云存储”服务存放个人数据,前端设备是随时可更换的,今天用苹果、Android的ARM/Tegra平板或手机,明天改用Win8的Atom手机,只要花几小时就能无痛转移。

然而企业的应用则恰好相反,除非有万不得已的理由,企业绝对“不轻易更换”现有的应用环境,同时也绝对是“个人配合企业”而不可能是“企业配合个人”。Intel与Microsoft只要坚守过去30年在企业应用领域这块主阵地的优势,透过这块基础很轻易就能让个人用户将终端设备为了配合企业应用而作更换,这股力量要远远大于iPhone、Sansung、HTC这些厂商的宣传,所以Intel与Microsoft并不担心目前在个人移动消费市场上的落后,因为一旦他们准备好,很快能在一两年之内翻牌。 

  • GPU与CPU的超算争霸与”云应用“的生死搏斗
  •  

自Intel在集成显卡芯片领域发力之后,从2009年就开始稳占50%以上份额,把nVIDIA与AMD/ATI打得狼狈不堪,只得往高端专业显示市场逃窜。而nVIDIA索性反将一军,把GPU作为高速并行处理器,意在“将CPU边缘化”,把CPU禁锢在处理分支、预测、排程等功能上,然后取代CPU的计算性能不足的问题,这个方向是nVIDIA的主要战略方针。

这部分,从2008年nVIDIA利用Tesla GPU跨足高性能计算领域,到2010年登上第一次高峰,当年一举在HPC Top 5 里面拿下三席(中国天河一号、星云超算、日本东京工业大学超算)的惊人成绩,一举把沉睡中的Intel给震醒了。加上今年全球第一的“泰坦超算”采用AMD CPU加nVIDIA Kepler K20 GPU,完全没有Intel的份,确实把这老兄给惹怒了,于是今年以MIC架构的Xeon Phi予以回击,毕竟Intel在这块也有20年的雄厚基础,加上软件成熟度的优势,让nVIDIA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然而,与先前被Intel击溃的对手不同,nVIDIA并不按照Intel制定的CPU游戏规则进行的,反而抢到GPU游戏规则制定权,如今甚至先发制人地在”云应用“上面推出“GPU虚拟化”的VGX技术,实现”企业应用与GPU无缝对接“的技术,测底解决时下VDI“计算性能与显示性能不足”的问题,直接杀入Intel的大本营-- 商业应用市场,将CPU的主宰地位逐步边缘化,甚至於ARM这样的CPU都能胜任服务器或超算的应用,这对Intel才是毁灭性的灾难。

如果仅仅是高性能计算或者移动芯片的竞争,Intel就算还不够拔尖但至少不是个软柿子,就算没有nVIDIA的Tegra也有足够能力与ARM抗衡。但是,在VDI应用方面,Intel几乎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因为没有任何一项专属技术是非用Intel CPU不可的,而nVIDIA的VGX却可以大大改变VDI的生态,加速云桌面的推广速度,一旦VGX铺开之后,未来会的VGX终端设备会快速取代现有的台式PC与NoteBook,后端VGX服务器又会侵蚀掉Intel市场,这才是让Intel寝食难安的关键。

至于移动领域?如同前面所言,只要Intel守得住现有的商业阵地,要翻身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须在乎这一时半会呢? 

  • CEO的致命诱惑:故弄玄虚,糖衣毒药
  •  

在本次Intel的新闻中,还特别强调“NVIDIA负责人黄仁勋或将主管英特尔的移动芯片业务,甚至可能出任英特尔CEO”,这更加令人匪夷所思!

要知道Intel历任CEO都是根正苗红的嫡系血统,都是1974年之前的Intel人,40年来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之士,才有资格担任千亿美元市值的航母级企业舵手。如今只为了一个小小的移动业务,便要把这么重要的棒子交给80亿市值经验的空降神兵?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姑且不论nVIDIA的这几年经营绩效好坏,不过让一个80亿、千人规模的CEO来接手一个十倍以上规模的盘子,经验与资历实在不是一个量级,相信Intel的股东与员工,都会丢出一个超级大问号给决策层。

再从nVIDIA的角度分析,这几年Tesla GPU在超算大放异彩、Tegra在移动领域也令人惊艳,再加上后续的VGX与Geforce Grid的云技术,往后的爆发潜力何止现在的十倍以上,甚至极有机会撼动Intel的主宰霸位。这是nVIDIA创始团队披荆斩棘创造出来的功绩,只要按照计划的轨迹稳健发展,何愁未来不能登峰造极?何必图一时之快,自毁长城?

黄仁勋先生自幼离家赴美生活,养成极为独立自主与好挑战的性格,在自己一手创立的nVIDIA里是个拥有120%决策权的大元帅,旗下有上千名忠诚的跟随者,运作系统能快速完成其下达的指令,每年GTC、SC大会也能亲自上台激情即兴地演讲,接受媒体采访,何其威风自在!

如果被纳入Intel移动事业部甚至登上CEO宝座,便要开始受到Intel大企业的教条所约束,过着绑手绑脚的日子,不但会失去大胆狂想、勇于尝试、与快速决策的乐趣,更会从镁光灯前瞬间消失。

更有甚者,作为一个空降领导人,最难处理的就是先收服盘踞各处的山寨大王,如何让这些Intel工作数十年的老员工服从?难道只是因为一个CEO的头衔就够吗?黄先生需要将原本的创造能量转移到职场上的政治角力,就如擅长游蛙式的青蛙跑去参加自由式游泳比赛,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 并购还是终结?
  •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深入分析Intel这次放出的消息,实在有许多匪夷所思之处。nVIDIA的股价并未如实反映近来优异的业绩表现,所以此时低价吸纳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生意,如果再藉由这个机会对nVIDIA CEO表达善意,不仅可以瘫痪其军心,甚至可能引起nVIDIA内部的互相猜忌、自乱阵脚,为Intel争取更大的利益。如此一举多得的谋略,实在是高明至极!